我成了一条锦鲤由豆豆小说阅读网(m.doudouxsw.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元泉凉凉地看了她一眼。
    王筱晨吐舌头,打一个歇后语——老黄瓜装嫩:“不过说起来,季铭你到底是为了过审呢,还是因为怕女朋友啊?整个戏里头,一场吻戏都没有,更别说其它的了,你要说单纯为了过审,我就不太相信了。”
    这个问题,还真的很难说,但是坦率地讲,是在剧本的写作过程中,就确定下来不会有这种亲密的接触。因为季铭不希望表达太复杂的内容,对于杨鸣来说,这个想象中的世界,最重要的是他的舞蹈,他获得认可,获得天赐良机,获得所有人的赞誉、羡慕和嫉妒……当然它也涉及一些女神的戏码,但主题并非是爱情。
    爱情这个题材又太有存在感,季铭只是希望带一点自然而然的反应,不希望这个侧枝太壮实,抢了主干的营养。
    “其实,是因为艺术。”
    “……”
    季铭眨眨眼,相当单纯、无辜地看向大伙儿,这是实话呀,大实话。
    “要不说人家年纪轻轻就成就斐然了,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季铭无奈地耸了一下肩膀。
    这年头,醉心艺术的人,总是不被理解,俗人太多啊。
    闲聊几句,还是要回到工作上。
    “元泉和季铭,你们这一段戏挺不错的,虽然筱晨说的比较直白,但挺有感觉的。”文晏看着爱丽丝:“我跟导演一直在交流,就我来说一下,以《寂静湖》第二幕为分界,飞鸟肯定是属于阳光,正面,积极,美好这一边儿的,那游鱼她就是冷漠、残酷,为死而舞。所以除了说你们之间那种,把舞蹈跳成床戏的,噼里啪啦的火花之外。还是要唯美一些,唯美的Sex,看过么?”
    看?
    去哪儿看?
    季铭看了一眼元泉,想要从前辈那里得到一点经验。
    “……”元泉给了他一个白眼:“导演和文姐的意思,是要更加融入舞蹈一些,是吧?就是戏中戏,艾琪和杨鸣,要更融入飞鸟和黑鹤的那种处境里头,在隐喻照应这些上面,多留白?”
    “哎!”
    显然说到点子上了。
    “果然是人艺的大台柱,佩服佩服,对唯美的Sex,都这么有理解。”
    一帮女的,不理他,他就自求无趣了。跟一边儿小可怜一样的楚萧,对视了一眼,心有戚戚然——女人不好惹啊,尤其这个剧组,从导演、监制,到一众重要配角,全是女的。
    下回要找男电影人合作了,搞得跟妇女主任一样。
    “季铭跟筱晨,你们俩那一段呢,没有他跟元泉那么亲密,更多的是旁观、观察、对峙,但你们是一组对照,肯定是需要有某种统一性的,”爱丽丝接过文晏的话,说到这里,看向了舞蹈指导王老师:“这个应该可以通过舞蹈动作来实现?”
    王老师点点头:“当然,不管是形体动作,还是内在的情绪,都可以产生共鸣,只要两位能够发挥到位。”
    “那就好,那——”
    外头的动静起来,大家一起转头过去看,季铭一下子站了起来:“应该是金煋老师来了。”
    因为在沪上拍,金煋的大本营,所以她说过要来探班,但一直到季铭去参加完梅花奖回头,才发微信说要来。
    风风火火的。
    带着咖啡来的,好些呢。
    “金姐破费了。”
    “哎呀,瞎客气。”
    得,又是一位霸气女纸,加入到女子军团里头之后,挤兑地季铭都不好意思参与进去了,好在也不能一直瞎聊,聊了一会儿之后,妆补齐,重新拍刚才季铭和元泉那一段舞。
    金煋和王老师,一南一北,两位资深舞蹈老师站一块,虽然不熟,但还都认识。
    “跳的怎么样?那会儿我说这支舞太难,季铭说可以试试,我就没多说。”
    “你看嘛。”
    “哦?”
    爱丽丝安排了三台机子,一台是跟着走的主摄,一台是俯拍的,挑的很高,第三台是在一个缝隙里往这边拍,立了两块门板子,中间留了一条缝,摄像机就搁在缝隙外面,显然是一个窥视视角。
    虽然季铭刚才装纯,但唯美的Sex,并不是什么特别罕见的要求,尤其当它跟芭蕾舞、古典舞这样的优雅艺术结合起来的时候,就更加顺理成章了。
    他们的动作更加舒缓,更加对称……摄影机也非常会,总是从锁骨、喉结,背线,腿……这些地方撩过去,在配合的打光效果里,就像是一团柔和的光线里,两只优雅的鸟儿正在交颈缠绵。
    不需要多问了。
    金煋标志
    inject()
    性的双手交叉抱在身前,都不知不觉放了下去——这支编舞,她自己非常满意,不然也不会总是记挂着要来探班。但这支舞不能说是完全由她创作的,因为精神内核是要和剧情保持一致,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剧情就已经提供了舞蹈的内核,金煋围绕这个内核,来设计形式、动作、音乐等等。
    所以当她第一次看见这支舞被剧情角色演出来的时候,那种撞击心灵的感觉,尤胜过一般人很多。
    好像画龙点睛一样。
    她画好了那条龙,此刻被季铭、元泉点了眼睛,真正的活了过来,在她脑子里开始“翩若惊鸿,矫若游龙”,甚至连龙吟都隐隐约约响起。
    “这个电影光靠这支舞,就够回票价了。”
    “哈哈。”季铭轻喘着气,一段舞下来,很耗费体力的:“说的也没错啊,金姐编舞,爱丽丝和王老师指导,文姐监制,元泉姐和筱晨姐表演,这种卡司,放到舞蹈演出里头,一张票不得588呀?不要998,不要888,今天只要588,得是电影票十倍了。”
    “那你呢?”
    “我?”季铭想了想:“我另外再加588吧。”
    “你一个人顶我们所有是吧?”
    “对啊,你们妇女同志半边天,我,男同志,也是半边天,刚好一边一半。”
    扯吧。
    金煋点点他:“你也是个奇葩。一般脚底下功夫好的,嘴皮都差一点,是吧,精力有限嘛。别看我,我也是个奇葩,行了吧?”
    哈哈。
    不过金煋老师既然来了,肯定不能白来,爱丽丝单把他们跳舞的这一部分找出来放给她看,作为编舞老师,她肯定是有自己的角度,其中有一些可能就是导演跟季铭他们都没有考虑到的。
    金煋也得以看到季铭从开始学,一直到现在,把整支舞在十天内,跳到现在这种深度。
    “千万别说我不去跳舞可惜了。”
    “……”金煋被他堵的,最后只能使劲拍了他肩膀一下:“还有人说过呀。”
    “什么叫有人说过,那太多了。”季铭调整了一下方向,看着这一堆主创:“你们能理解么,就是那种不管你去学什么,一学就会,一会就精,一精它还就开始成名成家了。所以天天的,有人在旁边说呀,你怎么不去唱歌,怎么不去跳舞啊,怎么不去弹钢琴啊,怎么不去当老师啊,怎么不去演这演那呀——好烦恼啊,我怎么这么能干呐,老天爷,为什么要给我这么多天赋啊。”
    一阵难以形容的沉默。
    “……开个玩笑,轻松轻松。”
    “老天爷要是真有眼,指定得收拾你。”金煋摇摇头,站起来,用英文跟爱丽丝说:“挺好的,不管是您拍的,还是他们跳的,都非常好,一个超越想象的天才舞者。”
    爱丽丝一笑:“他们确实非常优秀。”
    ……
    初晴在拍摄接近一个月的时候,第一回来沪上探班。
    她倒不是忙别的,上次参加完梅纽因青年国际大赛之后,吕大师让她开始沉淀了,两次大赛,一个第一,一个第二,对初晴的提升是非常显着的。吕大师也擅长因材施教,初晴本身是个会思考的演奏家,冲一冲,缓一缓,有助于她踏踏实实地进步,一步一个脚印,行稳致远嘛。
    所以她一直都在京里,主要是他们的房子下来了,就是他们原来小区的那个小跃层,最后是1500万出头一点拿下来的,稍微打了点折扣,都是朋友的朋友嘛。
    她就忙着微调装修,买家具家电等等七七八八的,幸好季铭是个有公司的,不用她自己动手,不然得类似她。
    这中间,还得跟初妈妈斗智斗勇——初妈妈想要把她绣了好几年的一幅三米多长的花开富贵十字绣送给他们,还建议电视墙的墙纸,选择黄山迎客松的图,初晴吓得魂都快飞掉了,严厉禁止季铭跟她妈通话,一个人连哄带吓,连消带打,让初妈妈最终铩羽而归。
    “你们昨天聊天了?”
    “对啊,你不是解除禁令了么?我总得问候一下她老人家,别给她憋坏了。”
    初晴看白眼狼一样的看他,通过初爸爸的通风报信,她知道季铭竟然在电话里跟初妈妈“同病相怜”了起来:“初晴在家里都是数一不二的,都是她说了算,甭管是装修还是别的大小事,我都插不上嘴的。是的是的,她脾气现在是大了,唉,没关系的,忍一忍就行了,我也不是那种非要做主的人。”
    结果初妈妈最后还要来安慰他:这次装修就是这样的。以后不能一直这么惯着她,有什么她不讲理的,你就跟我说,我来跟她说道理。
    季铭缩了缩脖子。
    “我错了。”
    “错哪儿了?”
    “……”这个对话,怎么那么典型呢:“错在让你现在还有力气来审我。”
    嗷呜!
inject()

豆豆小说阅读网(m.doudouxsw.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我成了一条锦鲤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doudouxsw.com